移动版

百亿营收刚破生存压力骤涨 古井贡酒2019年利润增速下滑销售费用激增

发布时间:2020-05-14 20:00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2019年第四季度,古井贡酒(000596)销售费用和净利润增速出现背离。而此前推出的89.24亿元产能扩张计划,也令不少投资者有所疑虑

在强大的营销攻势之下,安徽古井贡酒有限公司(下称古井贡酒,000596.SZ)最终还是达到了百亿营收目标,不过这样的增长可能导致后劲不足。

据最新年报显示,2019年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104.17亿元,同比增长19.93%;实现归母净利润20.98亿元,同比增长23.73%;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8.91亿元,同比增长15.44%。

从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速来看,古井贡酒分别较上一年下滑4.72个百分点和23.84个百分点。在归母净利润非经常损益中,政府补助金额为9829.32万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44亿元,因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增长15.44%。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古井贡酒的归母净利润已同比下滑19.02%,而同期销售费用却依然同比增长79.53%。

在披露年报的同时,该公司也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报告。据一季报显示,古井贡酒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32.81亿元,同比下滑10.55%;实现归母净利润6.37亿元,同比下滑18.71%。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同样在2019年营收过百亿的山西汾酒(600809.SH)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71%,实现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9.36%。

业内人士表示,原本属于白酒销售旺季的一季度遭遇空窗,而二季度作为传统的销售淡季,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对于区域性白酒企业生存压力倍增。

截至2020年5月13日收盘,古井贡酒报收于149.11元/股,较52周高点下挫6.03%。

古井贡酒近一年股价走势(元)

数据来源:Wind

销售费用率全行业第一

古井贡酒属于浓香型白酒,产自安徽省亳州市,有“酒中牡丹”之称,其主要产品分为年份原浆系列、淡雅系列、红运系列和老名酒系列。

作为区域型白酒龙头企业,古井贡酒经过多年厮杀之后,在四大徽酒企业中脱颖而出,并开启了全国化扩张的步伐。

最新年报显示,2019年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104.17亿元,同比增长19.93%;实现归母净利润20.98亿元,同比增长23.73%。

分季度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古井贡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6.69亿元、23.20亿元、22.15亿元和22.14亿元,同比增长43.31%、4.34%、11.91%和15.07%;

同期,古井贡酒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7.83亿元、4.65亿元、4.93亿元和3.56亿元,同比增长34.82%、49.33%、35.78%和-19.02%。

古井贡酒2019年单季度归母净利润及增长率情况(亿元)

数据来源:Wind

就以上数据来看,尽管古井贡酒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还在增长,但其归母净利润已同比下滑19.02%。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四季度,古井贡酒的销售费用为7.72亿元,同比上涨79.53%。

从2019年全年来看,古井贡酒的销售费用为31.85亿元,销售费用率(销售收入/营业收入)为30.58%,位列18家白酒上市公司榜首;而同样营收过百亿的可比上市公司,山西汾酒同期的销售费用为25.81亿元,销售费用率为21.73%。

业内人士表示,古井贡酒依靠营销拉动的营收增长,正在显现出疲态,应该更加聚焦于挖掘文化内涵上来。

此外,分地区来看,2019年古井贡酒在华中地区实现营收93.27亿元,同比增长18.55%;华北地区实现营收5.57亿元,同比增长27.61%;华南地区实现营收5.21亿元,同比增长41.59%。

从以上数据来看,华中地区占营收比重较高,但整体增幅不大;华北和华南地区占营收的比重较低,但整体增幅较快。

虽然,2019年年报中,古井贡酒并未披露具体省份的销售数据,但根据以往的资料显示,华中地区主要以安徽和湖北为主,其次为河南和江苏。

不知,在新冠肺炎疫情较为集中的湖北地区,对于古井贡酒2020年的销量影响几何。

逆势扩大产能 危与机并存

在白酒行业挤压式增长时代来临之际,古井贡酒为立足高端市场,开启了产能扩张计划。

据3月2日公告显示,古井贡酒拟投资89.24亿元实施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所需资金由公司以自有资金并结合其他融资方式自筹解决,建成后年产原酒6.66万吨,该项目建设期预计为5年,至2024年12月完成土建工程施工。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此次拟投资金额相当于古井贡酒近9年归母净利润累加之和,手笔不可谓不大。

古井贡酒在可行性报告中解释称,“较长时间的恒温储存是生产中高档白酒产品的必要条件之一,越是高档白酒,用于调酒的基酒贮存期要求越长。通过本次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的实施,基酒的品质将得到显著提升,优质基酒比率也将大幅提升。”

事实上,近年来,在一线白酒企业挤压式竞争下,为了自救,多家区域型白酒企业纷纷调整产品结构,加码中高端市场,并不断进行全国化扩张。

以金种子酒为例。在今年2月换帅之后,金种子酒将2020年视为公司的“改革元年”。其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坚持高端产品做加法,低档产品做减法。

水井坊方面也表示,会继续投资加大公司次高端产品的投入,持续提升品牌影响力和市场份额。

而与此同时,多家白酒企业也在实施产能扩张计划。

据了解,与古井贡酒并称为“徽酒双雄”的口子窖(603589.SH)在今年一月份宣布,拟投入13.60亿元,建设退城进区搬迁大曲酒酿造提质增效项目,并借此项目实施技术改造、完善优质白酒产能、壮大发展规模,进一步提升公司白酒产业的竞争力。

五粮液(000858.SZ)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也曾表示,“2020年(五粮液)将增加12万吨纯粮固态发酵原酒产能,总产能达到22万吨。”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来,约有15家白酒上市公司公司推出了自己的产能扩张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中原证券在近期研报中指出,与历史相比,2019年年末的白酒库存较高,除了白酒自身的库存周期作用之外,2020年疫情也推动了白酒库存的上升。

事实上,从2020年白酒企业一季报业绩表现,也可窥探一斑。据了解,除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和山西汾酒三家以外,剩余15家白酒企业一季报营收全线下滑。

在此情形下,古井贡酒的产能扩张,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是一个未知之数,但首先要面对的是,2020年业绩增速下滑的压力。正如古井贡酒,在竞争风险中提到的那样,“既面临着省内酒企的强势追击,又面临着省外名酒的高压”。

对于未来,古井贡酒表示,2020年计划实现营业收入116.00亿元,较上年增长11.36%。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