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复盘非典 | 古井贡酒2003年陷亏 今主动帮经销商解难

时间:2020-02-10 18:44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年来,白酒行业的发展经历了3次较大的外部事件的冲击,但无论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还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带来短期经济失速以及2012年打击三公消费的利空,影响的都是需求端的短期景气度,并未能改变行业自身发展的长期逻辑,尤其是在2003年非典后白酒行业更是开启了此后的黄金十年。

此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与2003的非典相比,无论从病原体、疫情爆发的时间以及对经济和终端消费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是非常接近的。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复盘各上市白酒公司在2003年的业绩、股价以及估值水平的表现,拨开短期负面事件乌云,提供本质观察。

2003年“祸”不单行 巨亏4300多万

复盘2003年非典,首次报告案例出现在2002年11月,疫情于2003年2月春节后开始快速扩张,政府开始全力以赴应对疫情,2003年5月非典疫情开始有所好转,北京非典新增病例降至0例,6月后中国内地实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数均为零的“三零”纪录,因此非典疫情在7月基本解除,持续时间大约半年。

不仅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2012年的限制三公消费三次事件都对白酒上市公司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事实上,早在非典爆发之前,2001年和2002年,古井贡酒(000596)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便已双双为负。而2003年对古井贡酒又是“祸”不单行的一年,当年,受“非典”疫情的影响,古井贡酒为进一步巩固市场,加大了产品促销力度,导致期间费用大幅增加;此外,公司当年未收到主要参股公司华安证券的分红,直接导致净利润减少1000万元;第三,公司没有财政补贴收入,导致公司报告期内净利润较上一年度同期减少了1490万元;第四,当年由于战略失误,公司过多关注中高档酒市场,忽略了低档酒市场,产能发挥不充分,造成白酒单位成本偏高。这些原因造成了公司当年的净利润同比下滑了65.97%。

不仅如此,2003年公司还陷入了税务风波,其与子公司(古井销售)合并纳税的做法违反了税收法规的有关规定。之后遭到调查,并被要求补缴2002年和2003年的企业所得税4225万元、6394.7万元,导致2003年净利润在本来就大幅下滑的基础上进一步调减6300多万元,最终导致全年亏损4351.64万元。

而2004年,王效金试图MBO改制,但最终失败,导致当年管理费用激增,此外公司还大额计提了国债投资减值准备、补提了 2004 年应缴所得税,造成2004年继续巨亏2.63亿元。之后公司因2003-2004连续亏损而被“ST”。2005年公司扭亏摘帽,但政府补贴功不可没。

由于业绩持续欠佳,在2001年,古井贡酒的股价便已开始下滑,在非典爆发前夕,2002年11月1日,股价(向前复权)最高为5.05元,之后公司股价又经历了连续的震荡下挫,2003年11月股价最低触及2.36元/股,跌幅超53%,之后因业绩不理想等因素,古井贡酒的股价持续下跌,2005年7月一度跌至0.73元/股,触底后开始震荡上行,直到2007年6月,公司宣布古井集团国有股权转让终止,复牌之后连续获得13个涨停,从4.09元/股爬至15.56元/股高位。

2005年之后,公司开始了聚焦白酒之路,逐渐剥离非白酒业务,期间王效金以贪腐窝案被调查。之后公司推出年份原浆,聚焦战略成效渐显,业绩进入爆发期。但2008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受经济增速下滑和消费需求不振的影响,公司业绩增速放缓,古井贡酒全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4.78%和2.07%,而2007年为24.66%和154.14%。古井贡酒股价全年跌了66.01%,年初股价11元多,10月最低触及2.73元。

2012年限制三公消费之后,影响在2012年底便开始显露,公司2012全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6.88%和28.11%,而前三季度分别为45.68%和51.25%,而2013年全年分别为9.14%和-14.28%,较2011年的76.04%和80.52%大幅放缓。2012年7月,古井贡酒股价曾高达46.6元/股,在2013年10月一度跌至15.16元/股,跌幅达到67%。

估值方面,wind数据显示,古井贡酒上市20多年以来的平均估值PE(TTM)为50.23倍。此次疫情也将在一定时期内对公司的估值产生影响。2002年11月非典疫情开始之后,公司的估值出现小幅下调,2003年8月达到阶段低点53倍左右,之后在2003年9月恢复到非典前水平,公司2000-2005年业绩并不理想,估值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而2008年金融危机前,在2007年7月,公司的PE(TTM)高达476倍,2008年底则跌至50多倍。而2012年6月,公司的估值为36倍左右,下半年限制三公消费之后,估值在2013年10月最低还不到13倍。

特事特办 主动帮经销商渡过难关

就拿与此次疫情极为相似的非典来说,通过上述对比可见,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短期对公司的业绩、股价、估值等带来影响不可避免。但不得不说的是,在整个2000年-2005年,古井贡酒业绩不理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经营战略失误。

从整个行业来看,在市场表现上,非典疫情对白酒的影响大于饮料,大于大盘。根据西部证券的统计数据,非典期间(2002年11月16日-2003年7月13日),上证指数上涨4.45%,而食品饮料行业指数下跌1.86%,白酒行业指数下跌2.38%。等疫情结束后,白酒行业板块涨幅又大于食品饮料,大于大盘。

而此次疫情与2002年相比,最重要的两点不同是:一是疫情发生在春节前后——传统白酒消费旺季,二是行业背景的转变,白酒行业已经由黄金十年变为挤压式增长,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因此,如今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白酒行业的影响不会与2003年非典疫情的影响完全一致。

事实上,大部分白酒企业都已在年前出货,压力目前主要集中在经销商方面。由于疫情影响,餐饮消费、走亲访友都受到严重影响,节前备货消化难度增大。业内表示,由于渠道和终端库存较高,影响Q2补货,对Q1、Q2报表业绩均会有不同程度影响。

而龙头企业在现金流、管理等方面势必更具有优势,而中小企业对突发负面事件的应对自然不敌名优酒企,在行业低谷期竞争中将更加处于劣势。

此次疫情爆发后,安徽古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梁金辉发表了一封致古井广大经销商和全体营销将士们的慰问信。信中写到,“古井营销前后台,要保持畅通联络、无缝对接,为市场排忧解难,特殊时期、特事特办。

古井集团专门安排了有关部门和销售公司,针对当前经销商遇到的困难和压力,摸排及分层分类,积极主动帮助经销商渡过难关。 梁金辉表示,让经销商赚钱、赚大钱,一直是我的心愿,更是古井的厂商合作理念。 越是在今年这样的特殊时期,我们更要做到,而且要做的更好! 我特别要求销售公司对市场的支持: 费用不减一分、力度不减一毫,空中宣传只增不减,要让古井这杆大旗高高飘扬!”

自疫情发生以来,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收盘,古井贡酒的区间涨幅为-10.04%。目前估值PE(TTM)为28倍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