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口子窖的另类护盘: 左手股东高管减持,右手公司抛股份回购方案

发布时间:2020-04-21 20:19    来源媒体:金融界

此时宣布回购或与目前口子窖正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关键节点有关——往前,口子窖实控人等4位股东1月底刚刚完成最近一轮减持计划,减持总额近5亿元;往后,该公司很快要发布2019年报与2020年一季报。

股份回购依然难抑公司跌势。

4月20日晚间,“徽酒四杰”之一的口子窖发布股份回购报告书,拟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价格不超过50元/股,资金总额不低于1亿元且不超过2亿元。

一般而言,企业进行股份回购,通常被视作向市场释放正面信号、提振信心的举措。然而,4月21日,口子窖股价下跌3.82%,报收39.77元,今年以来,这支股票已经累计下跌27.57%,跌幅位列19只白酒股首位。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与目前口子窖正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关键节点有关——往前,口子窖实控人等4位股东1月底刚刚完成最近一轮减持计划,减持总额近5亿元;往后,该公司很快要发布2019年报与2020年一季报。而根据2019年三季报,其业绩增长已处于放缓态势,且营收和净利润在第三季度更是呈现负增长。加之2020年伊始整个白酒板块均受到疫情冲击,目前局势并不明朗。

1

公司回购股份

在披露股份回购预案25天后,4月20日晚间,口子窖发布正式回购报告书。报告书显示,本次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1亿元不超过2亿元,若按回购金额上限2亿元,回购价格上限50元/股测算,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为400万股,占公司目前已发行总股本的0.67%。回购期限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最终回购股份方案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内。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口子窖总资产82.58亿元,所有者权益为65.63亿元,若按照上限2亿元计算,此次回购资金约占公司总资产比重的2.42%,约占所有者权益的比重为3.05%。该公司表示,根据目前的财务状况以及未来发展规划,拥有足够的资金支付本次股份回购款。

从公告释放的信号来看,此次口子窖股份回购的最终受益方是企业员工及管理层。该公司表示,本次回购的股份将作为日后拟实施股权激励的股票来源,这是为进一步稳定投资者对公司股票长期价值的预期,构建长期稳定的投资者结构,同时充分调动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积极性。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包括伊力特、水井坊、舍得酒业、洋河股份在内的多家白酒上市公司先后进行了股权回购,其目的均为用于股权激励。其中,水井坊的回购规模最少,回购金额上限仅为2800万元,回购规模最大的当属洋河股份,金额为10亿元到15亿元。根据伊力特在2018年末发布的回购方案,其回购金额在1亿-2亿元之间,而舍得酒业的这一数据则为1亿-3亿元。

一位对白酒行业有深度调研的资深投资者对记者表示,上述部分企业在推出拟回购股份方案之时,其股价正处于下行态势,此次口子窖也不例外。

纵观口子窖的股价,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在2019年8月30日冲上阶段性高位68.88元后便一路向下,3月19日其盘中股价曾触底至34.8元/股,创下近一年来新低。一周之后,其抛出股份回购预案,而截至当前口子窖股价已在40元位置徘徊了近一个月时间。

2

大股东密集减持

有观点认为,口子窖“跌跌不休”的股价与大股东不断减持不无关系。

1月31日,口子窖发布股东减持股份结果,公司4位股东在2019年7月24日至2020年1月2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835.17万股,总金额达到4.83亿元。其中,口子窖监事会主席刘安省减持量最多,减持金额为高达4.35亿元。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4月2日,刘安省持股6997.35万股,是口子窖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1.66%,市值超过2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公告披露后的第一个交易日,2月3日,口子窖便一字跌停,股价由3月31日收盘价的51元降至2月3日的45.9元,而直到目前,其股价仍未重新站上50元大关。

实际上,早自2018年9月起,刘安省、孙朋东、张国强、赵杰、仲继华五名股东已进行了一轮减持,减持股份合计500万股,减持金额超2亿元。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口子窖的股价下跌,股东减持只是原因之一,“随着其竞争对手古井的强势崛起,以及酱香型白酒的全国性扩张,口子窖稳健的本土化战略对于资本市场缺乏吸引力与话题性,并且市场承压较大,这也将影响资本市场的判断”。

资料显示,总部位于安徽省淮北市的口子窖酒业2015年6月29日登陆上交所,根据2019年三季报数据,在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口子窖以34.66亿元的营收名列第9名,与“徽酒四杰”老大古井贡酒82.03亿元的营收相差近50亿元。

从业绩情况来看,自2015年上市后,口子窖业绩连年攀升。2016年-2018年,其分别实现营收28.3亿元、36.03亿元及42.69亿元,相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3亿元、11.14亿元及15.33亿元。为之对应,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9.53%、27.29%及18.5%,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9.41%、42.15%及37.62%。

不过,进入2019年下半年后,口子窖业绩增速明显放缓,2019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34.66亿元,同比增长8.05%;净利润12.96亿元,同比增长13.51%。另外,该公司第三季度单季营收10.47亿,较上年同期下降0.15%: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4.01亿元,同比下滑1.8%,业绩收入低于预期。

对此,长城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将其归因于报告期内口子窖省内增长承压,省外增速放缓。此外,受百元价格带产品拖累,该公司高档酒营收下滑。

蔡学飞认为,伴随着中国名酒时代的到来,口子窖需要进一步强化自身的兼香型香型优势,并且实施品牌年轻化战略,培育新的消费群,同时面对着古井、洋河等省内外名酒的竞争,可能需要创新营销模式,加强互联网新零售等新销售模式的打造。

4月21日上午,就目前公司经营层面及公司下一步规划等相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口子窖方面,不过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得回应。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